当前位置:首页 > 新疆 > 邪教剖析 > 正文

张萍:消业害死我父亲

2016年07月05日 11:49    作者:张萍    来源:凯风网    [纠错]

  我今年47岁,重庆市南岸区人,家有4姊妹。我父亲名叫张贵强,1944年8月生,重庆塑料厂工人。我母亲是个勤劳朴实的农民。父亲工作之余常帮着母亲种地、打理家务。日子虽算不上富裕,但在他们的精心操持下一家人其乐融融。

  父亲因劳累过度,患有心脏病、高血压,需要服药保健。1996年春节厂里聚餐,父亲的同事老杨对我父亲说,有一种功法很神奇,只要练习就能消业、祛病,不用打针、吃药。练习这种功没病的能强身健体,有病的能治病,练得好还会“圆满”“飞升”,家人还会得到福报。于是,父亲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练上了法轮功。半年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加之有规律的饮食起居,再加上法轮功祛病健体的心理暗示,父亲感觉身体状况好了很多。就这样,父亲完全相信了法轮功的“神奇功效”。功友告诉父亲练功必须学法,光练功效果不明显。父亲为让自己的病尽快好起来,除开每天刻苦练功外,便一门心思地读《转法轮》。那段日子,学法练功成了他生活的全部。

  受大法影响,父亲对“上层次”、“消业祛病”、“圆满”等深信不疑,痴迷程度越来越深,不仅不再吃药,也不再去医院检测。每天上班犹如梦游,从早到晚只想着如何“消业祛病”、“上层次”等,对工作的事不闻不问,下班后便立即回家关起门来练功、学法,再也不管家务,更不要说帮助妈妈种地。1997年12月底,父亲感冒、咳嗽,喉咙化脓,引发高血压。我和母亲劝父亲去医院看病,却被父亲一阵痛骂,说这是在消业,消业后病就会好,流脓是流的业力,到医院去只能增加业力。没办法,我和妈妈只好去药房买了一些感冒药和降压药,把药悄悄的掺在他的饭、菜里。过了一段时间,父亲的感冒基本好了,他就更加坚信法轮功能“消业祛病”了。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我和妈妈高兴极了,心想这下爸爸有救了。可没想到,爸爸固执地认为国家取缔法轮功是错误的,早晚有一天要为法轮功平反。他认为法轮功祛病消灾,强身健体、利国利民,何罪之有?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爸爸邀约功友一起出去散发传单讲真相,为师父喊冤。用他的话说,就是要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

  2000年12月,由于父亲整天痴迷法轮功,荒废工作,厂领导开始频繁找他谈话,同事们也都好言相劝,但父亲一句都听不进去,反而把这些都视为阻碍他练功的魔。3个月后,父亲不顾同事和妈妈的劝告,竟然辞职回家,专心修炼,气的妈妈大病一场。

  2001年11月初,父亲正在练功时突然晕倒在家。吓得我和妈妈赶紧叫来120急救车,把他送到二塘村卫生院。经过医生初步诊断,父亲是因练功时过分激动,引发血压急骤升高而昏迷,必须马上住院做进一步的检查治疗,我当时毫不犹豫地办理了住院手续。可是,父亲醒来后坚称要出院,一直强调生病就是在还业债。无论我和妈妈、医生怎么劝,他都要出院,我和妈妈都没办法,只好随他去。临走时医生把妈妈叫到办公室,特别嘱咐我们,父亲的病一定要按时吃药,否则会有生病危险。从医院回来,父亲认为自己的业力加重了,对不起“师父”,因此,更加用心地练功、学法,不分白天黑夜。妈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把医生的话告诉父亲,父亲认为医生不是修炼人,什么都不懂。他听说我们几姊妹在商议要送他去医院,坚决不同意,甚至决绝地说,如果我们非要送他去医院,他就要和我们断绝父女关系。看着父亲这么顽固,妈妈和我们几姊妹只有暗自掉泪。

  2002年5月4日上午10点23分,父亲再次晕倒在家,我和妹妹们急忙把父亲送去医院,在车上我抱着父亲,父亲嘴里还迷迷糊糊的叫着“师父”...“消业”...“圆满”,到了医院父亲已经没有气了。医生告诉我们,父亲的高血压病没有按时吃药,而且长期不注意休息,导致脑血管破裂出血而亡。

  就这样,父亲带着法轮功能“消业祛病”、“圆满”的骗人鬼话,永远的离开了人世。李洪志,你的“法身”怎么保护不了你虔诚弟子的性命呢?是法轮功害死了我父亲!

【责任编辑:友其】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