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疆 > 丝路文苑 > 正文

奎屯市西公园野兔记

2016年07月01日 10:43    作者:李潼     来源:凯风新疆    [纠错]

  奎屯市西公园占地面积63公顷。大雪过后,园内的游乐设施在白茫茫中相互映衬。冬季的公园,铁栅封口,人迹罕至,一切造物都沉浸在冬眠的景调之中,显得娇媚温柔。几只野兔夜间欢聚一堂,悄无声息地在园内游荡,扩张领地。毛茸茸的四足踏着瑞雪,美丽的脚印留在整个园区,热叨地试探着人类的脾气。   

  林间小道旁独置一幢用松木粗砺的板皮搭起的小木屋,面积4平方米,尖锥形屋顶,小方窗口,式样酷似儿童画刊中的兔舍。周围雪地上兔印密布,转悠者是迷恋这座无门的小木屋,还是想多嗅一下松树皮散出的山林野味,或是寻觅人类中的知己。小木屋西至200米的园林中,升起一缕缕炊烟,走近才发现一座低矮的泥土屋,是刘庭汉老人的护园哨站,面积约6平方米。老人心地善良,与这方野兔很有情缘,我得知公园内确实生存着几个野兔的家庭,公园草茂林深,很多地段还保留着自然形态,食物充足,无天敌袭扰,利于野兔藏身养生,繁殖后代。冬天降雪,兔踪显露,野兔与外界的联系,一是围墙地基的涵洞,二是铁栅门的间隙。野兔失去了天然保护,嗜食野生动物者追踪而至,在涵洞口和林间兔道上巧布铁丝套。刘庭汉老人似乎从兔印在一夜之间突然稀疏了,判定某个野兔被捕杀,他像野兔的守护神,巡查易下套的地方,解除隐患,监视窜人公园内的行迹可疑之人。与老人的交谈中,可感受到地对野兔的钟爱,表情俨然像是兔子的国王,愤然谴责人类中不通情达理的行为,猎杀了他善良的“臣民”。

  一位哲学家在“天人谐和”论述中写道:“人与自然的对立,就有可能使人类忘乎所以地扮演起自然的统治者的角色,从而激化了人与自然的矛盾,最后遭到自然残酷的报复”。我曾从电视媒介中看到欧州某国公共绿地上,逍遥自在的数只野兔与游人互不侵犯,那憨兔傲视人间的戏谑,令人发噱。我感叹人与自然的和谐与协调,远胜过中国古代玉兔为月和嫦娥奔月的神话传说。嫦娥偷吃了不死之药,便飞上月宫成为月的精灵。后用“月里嫦娥”作为月中仙女的形象,比喻美女。唐朝李白《把酒问月》中的诗句:“白兔捣药秋复春,嫦蛾孤栖与谁邻?”则是古人发自肺腑的感慨。   

  西公园的没计巧夺天工,栖息的野兔昼伏夜行,聚合于此。我想.人类应该萌发出天然良知,在公园给野兔辟出一隅净地,不要过度索取。据考察,虽然野兔披频频骚扰,危机四伏,但仍有一个野兔小群体,或聚或散地在公园周旋,坚守着这块领地,无迁徙之意。如果西公园能留住野兔,与人和善,那么奎屯这片热土,是否会因野兔而天下闻名。   

  寒风摇响了西公园仿古建筑物翘角上悬挂的风铃,身临其境,仿佛飘悠在遥远的梦境之中。我梦见浩浩荡荡的褐色野兔在荒原的天缘展现,顶着风雪,朝着夕阳奔腾。前锋消融在绯红的云霞中,后尾仍在奔腾着,无数对V形大耳晃动着,像昭示着什么。那V形的几何图腾,像人类用双指象征着胜利的手式,显出古朴和神圣的韵律。

版权声明: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友其】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