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疆 > 行者无疆 > 正文

观赛里木湖,怎不想“么么哒”

2016年07月05日 10:39    作者:西施之后    来源:凯风新疆    [纠错]

  如果有人问我:“什么令你在放眼四野、极目千里的瞬时即可化柔情似海、一生笃定?什么让你热血沸腾、叹英雄豪迈在日月轮转、时光回响中领略一片蓝的蒸腾?什么又令你泪光莹莹、在一朵花开的时间,穿越历史的悲悯而心与海相融?

图:如巨龙盘旋的果子沟大桥

  那就是,当你站立在风吹过后透着冰一样蓝的赛里木湖边时,当你远眺如巨龙般盘旋于苍山翠谷间的果子沟大桥时,当你迷迭于“普罗旺斯”的薰衣草花香时,你无不在这一张一弛的神往中,在时空撞击的音响和律动里,感受到“江水历数着过往,但它倚重的江山已经枯萎”悲怆景象,在以山为舷的韵动里,感受载一千年出海的景观与豪迈。

图:如冰一样蓝的赛里木湖

  而今,在这自古就有着“铁关”之称的果子沟,在与果子沟唇齿相依的赛里木湖边,有多少古代文人墨客留下赞叹的诗篇。元李志常的《长春真人西游记》里描述果子沟:“沿池正南下,左右峰峦峭拔,松桦阴森,高于百尺,自巅及麓,何啻万株。众流人峡,奔腾汹涌,曲折弯环可六七十里”。清林则徐“荷戈万里”行经果子沟,在日记中留下“峰回路转…”赏心悦目的天然美景。清洪亮吉路过这里,更是作诗吟咏:“看山不厌马蹄遥,笠影都从云外飘,一道惊流直入箭,东西二十七飞桥”这些令人读之神往的风光,这里流传的悲情故事、和演绎在这里的悲壮历史,引用常石磊的《天地鉴》,便也是“望四野的诗画,用赛里木湖的光影,任时光阅、天地鉴,这是最辽阔的思念…”。

图:果子沟“西海草原”

  当你躺在赛里木湖上那一望无垠、绿毯似的“西海草原”,抑或采摘湖边一束花草时,当你凝望那坐落于赛里木湖心、形影不离的小岛时,你一定会想起传说中的蒙古族青年契妲和雪得克,不屈服于草原暴君淫威,以死相抗争、双双殉情的永恒爱情,仿佛看到他们策马向天边奔去的美丽化身。

图:在一朵花开的时间心与海相融

  若说寻常百姓才有这样的爱情,那《穆天子传》为我们记录了当年周天子西巡至群玉山,与西王母同游瑶池。临别时,西王母深情款款地问:“白云在天,丘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周天子回答:“比及三年,将复而野。” 然而,周天子最终未能履约复来,这并不是负心,周天子的使命注定了他不属西王母,而是他“和治诸夏,万民平均”的天下。西王母倚窗向瑶池抛洒相思泪,这美好动情的身影也留在了晚唐诗人李商隐多情缠绵的“瑶池阿母倚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的诗作中,而这个动人、传奇的爱情故事也反映了古代西域与中原的友好交往。在古代,“瑶池”并不指青海湖,也不是天山天池.它就是我们眼前的赛里木湖。

图:伫立赛里木湖边遥想美丽传奇故事

  当你站在雪山环绕、四野幽谷叠翠的湖边,遥想西汉张骞几度出使西域、联手赛里木湖一带的乌孙抗击匈奴的情景,回望汉朝细君和解忧两位公主远嫁乌孙,使一个堪称英雄的昂藏汉子未能完成的使命,却由两位弱小女子来承担。让我们在细君公主在乌孙仅生活了五年、便带着强烈思乡之念香消玉殒。解忧公主在乌孙生活了五十年,按照习俗,先后嫁给三代乌孙王,最终在晚年才回到汉朝的悲情而神圣使命里,感叹这其中的艰辛又何以言说?想必,在我们的脚下,一定有过两位公主的足迹。

图:迷迭于“普罗旺斯”的薰衣草花香

  今天,来自天南海北的游客游历新疆时,一定不会错过有着“中国的薰衣草之乡”的伊犁。也一定要走进以“解忧公主”名字命名的薰衣草种植基地,感受这与法国的普罗旺斯、日本的北海道、俄罗斯高加索,并列为世界四大薰衣草产地的浪漫风光。

  当站在果子沟观景台时,眺望这座2011年9月30日正式通车的“果子沟大桥”时,无不为这构架于果子沟险要地带神闲气定、如巨龙般一桥飞渡的雄姿感慨万千!

  果子沟,昔称“塔勒奇沟”,自古就是我国通往中亚、欧洲丝绸之路北道的咽喉。元代以前,果子沟曾是一个不通轮轳的古牧道。成吉思汗西征时,命次子察合台率部在果子沟境内“凿石理道,刊木为四十八桥。”凿通了果子沟天险,打开了中原通向伊犁河流域的孔道,为古丝绸新北路找到了一条捷径。清代乾隆皇帝平定准噶尔部上层贵族叛乱后,视“伊犁为西域总汇之区”。

图:丝绸之路北道的咽喉--果子沟大桥

  仰望果子沟大桥,想起我年迈的父亲满含泪光,讲述我奶奶和大舅爷的故事时,那是怎样的兄妹之情和生离死别?

  历史不会忘记,英雄名垂青史!在新疆的“三区革命”(即1944年8月,在新疆伊犁、塔城、阿勒泰地区爆发了一场以推翻封建地主剥削阶级和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民族解放运动,称之为“三区革命”)史中,在霍城县伊车嘎善锡伯乡的《伊车嘎善50年》辉煌史册里,记载了我的大舅爷巴尔丹(锡伯语“健壮”的意思)和霍城锡伯、达斡尔人民的优秀子弟汇入苏共红军多次参加战役,他们与其他各民族战士一起,冒着刺骨寒风、踏着茫茫积雪、翻越科亚塔什冰大坂、插翅阻击国民党增援部队、一举拿下解放温泉、博乐之战斗,打出天险二台、三台雀拉得尔漂亮之战,全歼盘踞温泉小营盘国民党精锐部队,为推翻国民党在北疆的统治,为解放伊犁、塔城、阿山专区,继而为后来驱逐并消灭国民党扶持的乌斯满匪帮,为新疆的和平解放和祖国统一做出积极贡献的英雄事迹。

图:在日月星辰、时光回响中领略一片蓝的蒸腾

  伫立湖边,一阵凉意撩上心头。这哪里是湖?分明就是浩淼无垠的海呀。说她是湖,却有着海洋才有的蓝,蓝得纯粹、清澈、深厚。说她是海,却又波澜不惊,静如处子。来自大西洋的暖湿气流在这里回旋起落,凝结成最后一滴眼泪。

图:“么么哒”我亲亲的赛里木湖

  就要告别美得惊世骇俗的赛里木湖,告别繁花似锦、野果满壁的果子沟,站立在正以新的美景迎接八方来客的果子沟大桥上,就让我满腔的热血和激情,在一首《伊犁果子沟大桥》中,结束我圆满的旅行,寄托我对 “么么哒”亲亲的赛里木湖的无限深情吧!

  不是所有的桥因水而架

  在万丈沟壑铺一座天山大道

  相连着山与山把时空缩短

  从此天险变坦途涌现悠扬的心

  ……今天漫游在这里,挥手别昨日。

版权声明: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友其】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